“元宝,爸爸回来了,元宝,你快出来啊。”

  尚富海一口气从黄河边上跑到了家里,还没来得及平复急促的呼吸,就呼喊起来。

  卧室里,元宝这会儿正趴在妈妈怀里寻求安慰。

  早上起来没见到爸爸,她哇哇的大哭起来,哭的可惨了。

  骤然听到爸爸的声音,元宝心里的幸福感简直要爆棚了,她拔腿就从卧室里蹿了出来,看到爸爸后,张开一双小手,整个人如同小鸟一般,直接朝爸爸飞了过去。

  尚富海看到元宝连蹦带跳的朝自己跑过来的时候,他生怕闺女摔倒了,马上蹲下身子,身子微微后仰,张开了怀抱:“元宝。”

  “哇哈哈,爸爸,我好想你呀。”元宝扑到爸爸怀里,一双小手死死的搂着爸爸的脖子,小脑袋钻进爸爸脖子里,生怕爸爸突然又消失了,说什么也不放开了。

  好不容易把元宝给安慰好,尚富海问他:“元宝你为什么哭啊。”

  “我想爸爸呀,我醒了看不到爸爸了,我就哭了。”元宝撅着小嘴巴,可怜兮兮的说。

  尚富海听着闺女说的话,他心里一阵自责。

  后来的两天时间里,尚富海到哪儿都带着元宝,可把元宝给高兴坏了。

  10月5号,在家里待了三天后,他们又启程了。

  临走之前,尚勇把养殖场的工作给安排好了,生怕走了之后就出点什么事,到时候人在外地,就不好处理了。

  回程的路上比来的时候车还要多,尚富海他们这一行车队怎么也提不起速度来。

  早上从尚家庄出发,再到博城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回到湖畔别墅里,下了车以后,尚富海第一件事就是去看了看他姥爷。

  李凡正在给周清利老人按摩腿。

  看到尚富海时,李凡笑着打了声招呼:“尚先生,你回来了。”

  “富海,你好不容易回家一趟,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周清利叨叨。

  他抿着嘴:“是不是又挂着我,我就说老给你们添麻烦……”

  “嗨,姥爷你可别多想,主要在家里也没事了,元宝还说想老姥爷了,我们就提前回来了。”尚富海随口胡诌。

  周清利才不信他,可元宝这时候进来了,她看到周清利的时候,直接甜腻腻的喊了一声:“老姥爷,我好想你呀!”

  她心眼可多了,知道这句话通吃。

  尚富海一听闺女竟然如此配合,他在心里忍不住呐喊:“漂亮!”

  果不其然,老人再不怀疑外孙子的话了,他招招手让元宝过来:“元宝,在尚家庄玩的高兴吗?”

  “不好,家里玩具好少。”元宝是个实诚人。

  她很少在尚家庄待着,尚勇和周秀梅之前也忽略了给孙女买点玩具备下。

  相反,博城这边,尚富海和徐菲陆陆续续给她买了一大堆的玩具,尚富海甚至还专门建了个一间房子,给元宝放玩具用的。

  周清利说:“想玩玩具啊,那老姥爷腿好了,带您去买。”

  “真好,老姥爷,我喜欢你。”元宝这小嘴不单纯是抹过蜜了,还开过光了。

  周秀梅把从尚家庄带过来的东西放好后,她过来了:“爹,你感觉怎么样,能下地走路吗。”

  都不用李凡医生说话,尚富海就叨叨他母亲:“妈,我姥爷这是骨折,俗话说得好,伤筋动骨一百天,这才哪到哪儿,你想的还挺美。”

  周秀梅作势抬手要给他一巴掌,李凡赶紧说道:“尚先生,周老爷子不碍事,再加上我这段时间一直给他做康复按摩辅助治疗,倒是用不了那么长时间,等这个月下旬看看吧,不出意外的话,到时候应该能稍微走一走,锻炼一下,更有助于恢复。”

  到那时候也俩月了。

  周秀梅听完后,特别高兴,笑容都满溢到脸上了。

  可尚富海并没有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喜讯’给迷住了,他表情严肃的问:“李医生,你不是开玩笑?我这个人一是一,二是二,在这种问题上,我不大喜欢别人夸大追捧。”

  李凡也不在意,他对自己的医术有信心,遂点头说道:“尚先生放心,我敢这么说,就绝对有这个把握。”

  “很好,我等着到时候看看。”尚富海眯着眼睛说道。

  十一小长假眼瞅着要结束的时候,徐菲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她弟弟徐金兴从潍城打过来的。

  “姐,蓉蓉生了,是个男孩,重7斤3两,母子平安。”徐金兴机关枪一样往外吐字。

  到底是亲姐弟,徐菲听懂了。

  “什么时候生的?咱爸妈哪?”徐菲着急的问道。

  徐金兴在电话里说:“姐,咱爸妈都在,蓉蓉刚生了两分钟,医生刚喊我给我说的,娘俩都还在产房里没出来呐,我先不说了,再给蓉蓉她爸妈说一声。”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徐菲看着黑了屏的手机,嘟囔:“怎么还这么不靠谱。”

  尚富海在旁边听到了一点,他问:“蓉蓉生了个男孩?”

  “嗯,刚生完,还没出产房。”徐菲说道。

  她刚说完,尚富海就说道:“那还耽误什么,抓紧走吧,去潍城。”

  “庆德,你去准备车,开埃尔法就行,去趟潍城。”尚富海说道。

  太高调了,到时候医院里全是看猴的了,少不得给他小舅子两口子增加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这可不是他想要的。

  吩咐完,尚富海去给他姥爷和父母说了一声。

  尚勇说:“富海,你怎么还在这里瞎耽误工夫,你们俩快点走吧,早知道这事,咱就不回尚家庄了。”

  徐菲避免误会,赶紧说道:“爸,您可别这样说,都怪金兴这熊玩意,他怎么不提前早说一声,还在潍城那边生,搞的都不方便。”

  尚富海没搭话,他去储藏室转了一圈,拿了几盒补品,不过大部分现在都用不上。

  收拾妥了以后,徐菲抱着金宝,尚富海抱着元宝就走了,这一去怎么也得一两天,把俩孩子放家里,母亲周秀梅还真搞不定他们俩。

  博城到潍城这段路并不远,平时也就一个小时多点就到了,可今天愣是花了快三个小时才赶到潍城这边。

  下了高速之后,车速也没提起多少来,好不容易赶到潍城妇幼保健医院这边,又花了大半个钟头。

  徐菲一直在吐槽:“过个节,光看人了。”

  尚富海先把元宝给抱在怀里,他说:“又不是第一回了,你再打个电话问问几楼哪个房间?”

  地方很快就问出来了,他们在一号住院区10楼东区的单间病房。

  陶蓉蓉母子俩已经从手术室回到病房里了。

  坐直梯直接上了10楼,这边进进出出的人不少,尚富海脑袋上带着个长盖的鸭舌帽,倒是没人关注到他。

  徐菲抱着儿子在前边带路,阮玲玉在她身边跟着。

  尚富海则抱着闺女在后边跟着,孙庆德目光一直到处看着,防备突发事故。

  两口子在安全这块不敢掉以轻心。

  “1032,唔,就是这间了。”徐菲指着东头的一间病房号牌说。

  压根不用看了,门口的电子屏号牌上就写着产妇‘陶蓉蓉’的名字,另外还有主治医生和主管护士的名字。

  尚富海已经绕过她,拧开房门进去了。

  他刚一进门,姜春华老太太就站起来了:“富海,路上不好走吧。”

  “姐夫!”这是刚反应过来的徐金兴。

  “尚先生,你也过来了。”这是陶蓉蓉的父亲陶谦友的,他看到尚富海的时候,还是和以前一样,很客气的喊了一声‘尚先生’。

  并没有因为‘闺女’的关系就拿大,他心里门清,自己要是搞不清楚状况就主动拿捏的话,最后吃亏的还是自己。

  尚富海就冲他小舅子点了点头,目光看着陶谦友和杨洁娜:“陶叔,杨婶,你们是提前过来的?”

  杨洁娜立刻说道:“哪里啊,我和老陶也就提前半个小时刚赶到的。”

  说到这里,她就来气:“你说说金兴和蓉蓉他们俩都住院了,还瞒着我,说什么怕我担心。”

  “可我接到金兴电话,说蓉蓉已经生完了的时候,我才是真担心,真恨不得砸断他们俩的腿。”

  “老陶他也担心蓉蓉,高速不好走,他就走下道,路上都是车,他心里着急,逮着孔子就钻,把我都给吓坏了。”

  杨洁娜说起这些事来,就是一肚子气。

  生气和担忧同时存续,她的心情很复杂。

  随后进来的徐菲听到这番话后,她沉默着没说话。

  尤其是自己都是俩孩子的妈了,她更能体会到陶谦友当时一定很着急想看一眼正在生孩子的闺女,连自己的安危都顾不上了,但凡能快一点就快一点!

  下一刻,徐菲抬脚就踢在了她弟弟徐金兴的小腿肚上,这一脚劲道可不小。

  她还目光凶狠的瞪着弟弟徐金兴,怒叱他:“金兴,看看你办的这破事,都当爸爸了,办事能不能让人放心一点。”

  老太太姜春华权当没看到,反而是杨洁娜这个当岳母的生怕女婿再挨揍,赶紧出来拉架了。

  徐建国直接把头扭到了一遍,他很认真的看着儿媳妇的输液袋,要是袋子里的液体快没了,就抓紧摁呼叫器,其他的太复杂了,他也做不了。

  尚富海一摆手:“行了啊,蓉蓉现在平平安安的生完了孩子,母子平安,这是好事,可别再吵吵,影响她休息。”

  随后又扭身子看着陶谦友和杨洁娜:“陶叔,金兴这事办的不对,我替他给你们道个歉。”

  “哎,这可使不得,一家人,都不是什么事,尚先生,你还抱着个孩子,先坐下休息休息。”陶谦友说。

  尚富海才想起来把元宝给放下。

  这丫头脚刚落地,就蹿到她姥姥姜春华怀里去了,嘴里小声嚷嚷着:“姥姥,姥姥,我可想你了,可爸爸不带我来找你。”

  “……”

  尚富海流汗,他突然想在他闺女屁股上打两巴掌,让她知道一下什么是父亲的权威,这丫头没事就学会搬弄是非了?

  不过这一打岔,现场本来有些凝滞的气氛反而散开了,再跟着‘哇’的一声响亮的哭声响起,一屋子的人都被哭声给吸引住了,纷纷往房间里那个椭圆形的透明婴儿床看去。

  那里边正躺着一个皮肤还皱皱的小人,小人儿身上还带着一层娘胎里出来后的胎膜,身上有些地方还有血和干了的羊水,头发紧贴着头皮,眼睛是闭着的。

  元宝还嘟囔了一声:“爸爸,这就是‘小弟弟’吗,可是他好丑哦,还像个小老鼠。”

  “你这丫头真不会说话,我给你说元宝,你小时候比小弟弟还难看,你当时才是个秃噜皮的大耗子,都不如爸爸的鞋底子大,小弟弟可漂亮多了。”尚富海逗她。

  元宝还当真了,睁着一双眼睛,张大了嘴巴:“啊,真的呀,我这么丑吗?”

  随后想想,自个儿就摇头了:“我才不信呐,我长得可漂亮了,爸爸骗我!”

  姜春华才刚刚不照顾金宝和元宝每一年功夫,她泡奶粉是专业的。

  刚生下的亲孙子,按照护士长嘱咐的,给他泡了30毫升奶粉,小心翼翼的把孙子抱在怀里,让他慢慢一点一点的喝下去。

  杨洁娜心里也紧张的很,她就在一边看着,期望着关键时刻能帮一把。

  这个时候,几个大男人也都不说话了,一个个闭上嘴看着,生怕发出一点声音就打扰了正在吃奶的小孩子。

  徐建国到底还没忘了他今天的工作,看着输液袋里见底了,他赶紧摁响了呼叫器。

  一分钟多点,就过来了一位看着三十多岁,穿着粉色衣服的护士,她进来后,再三确认了两遍,先给陶蓉蓉换了新的输液袋,随后才扭头看着屋里这些人:“你们都是产妇的家属?”

  瞧着尚富海他们点头,这位护士又说:“我是这层楼的护士长王宁,你们人太多了,得出去一部分,产妇现在刚出来手术室,需要静养,留下两三个人照顾就行了,再说人多了对孩子也不好。”

  “哦,好好,我们马上就走。”尚富海回应了一声。

  不让这位叫王宁的护士长难做,她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说完后又叮嘱他们先去病房外边等着,说完就走了。

  小娃娃喝了有20多毫升奶之后就不哭了,接着陷入了睡眠之中。

  刚生完孩子的陶蓉蓉,浑身都是虚弱的,此刻一点都不想说话,她迷迷糊糊的听到有很多人说话的声音,然而没多久,房间里的声音又小了,再后来就没了,她吃力的看了一眼之后,又睡着了。

  她太累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华森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生之老婆孩子热炕头,重生之老婆孩子热炕头最新章节,重生之老婆孩子热炕头 无图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